当前位置:首页 > 家庭养老百科 > 如何打破“家庭养老”困境?

如何打破“家庭养老”困境?

  随着中国“四二一”家庭和老年人“空巢”现象的出现,传统的家庭养老模式和当前的基本养老保障体系面临着严峻的挑战。

timg (8).jpg

2013年9月,国务院发布《关于加快发展养老服务业的若干意见》,明确提出实施“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保险”试点项目(以下简称“家庭养老金”)。 2014年6月,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发布《关于开展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试点的指导意见》,正式启动“家庭养老金”试点。首批试点城市分别是北京,上海,广州和武汉。试点期间为2014年7月1日至2016年6月30日。

为何出现“以房养老”困局?


“挨家挨户养老”制度的初衷是将自有资产转化为养老资源,丰富和完善中国的多层次养老保险制度,积极应对即将到来的养老金危机。遗憾的是,第一批“家庭养老金”的结果并不令人满意。据统计,截至2016年5月底,仅有47名参与者和38户。其中,北京有12户,上海有11户,上海有11户,广州有11户,武汉有11户。

目前,中国的“挨家挨户养老”制度框架是拥有财产的老年人将其财产抵押给保险机构,保险机构将按照条件支付养老金。双方同意。老年人死亡后老年人收入不足以支付养老金的,保险机构应当承担责任;当支付收入超过养老金的支付时,超过返回老年人的亲属的合法继承人(该制度尚未在中国实施)。 “挨家挨户养老金制度”)。

令人费解的是,这种“挨家挨户”的制度,被西方发达国家视为改变老年人生活观念,让老年人享受高品质生活的一种方式,上述中国的两难困境?

从“挨家挨户养老”机制的角度来看,框架内部机制设计的一个明显缺陷是:双方参与不平等,风险分担不平衡,与之相悖。风险管理的基本原则。

具体而言,该系统保护消费者(参与“挨家挨户护理”的老年人),而生产者(参与“挨家挨户养老”的保险公司受到保护不足)。在这种情况下,除非保险机构不参与,否则他们将不可避免地遵循风险管理的基本逻辑,并对风险溢价“大做文章”,所以实际上,估计500万的房地产只是3百万。面对这种情况,消费者自然无辜地问,应该是尴尬。

如何破解“以房养老”困局?


众所周知,“家庭养老金”存在两大风险,一是年金支付风险,二是房产价值波动风险。根据Frank Knight的说法,“风险”是指可以用概率表示的不确定性,而“不确定性”是指不能用概率表示的不确定性。前者通常被称为可测量的不确定性,后者通常被称为不可测量的不确定性。显然,年金支付风险是一个可衡量的不确定性风险,而房地产价值波动风险是一个不可测量的不确定性风险。

因此,要突破中国“挨家挨户养老”的困境,就是建立“保险+政府”双重主体风险分摊机制,使保险机构能够承担“可衡量的”年金支付风险,让政府假设“无法估量”。 “房地产价值波动的风险。

基本原则可归纳为以下四点:一是财产价值评估模型的设计。在充分考虑“可衡量”因素的基础上,研究制定符合中国国情的房地产价值评估模型,用于确定和衡量房地产价值在某一点上的实际价值。未来。让我们称之为房地产理论可实现的价值。 “。

第二是确定老年。根据老年人的平均剩余寿命(即60岁以上老年人的平均剩余寿命)和“现实理论房地产价值”,确定支付给老年人的养老金的数额。从理论上讲,在其他因素保持不变的情况下,保险机构向老年人支付的养老金总额与平均剩余生命期的总额必须等于当时的“现实理论房地产价值”。

三是提高养老金支付风险管理水平。当老年人的实际剩余寿命超过平均剩余寿命时,保险机构应承担所谓的“长寿风险”,即实际支付的养老金总额超过“现实理论可实现价值”。老人当老年人的实际剩余寿命不超过平均剩余寿命时,保险机构享有“短期风险”造成的“合理收入”(老人死亡的“房地产理论实现价值”更高)比实际支付的养老金总额(部分),用于对冲和分散养老金(整体)以支付风险。

第四是房地产价值波动的风险管理。对于老人去世后房地产的实际可实现价值与“房地产理论的实现价值”之间的差异,当前的房地产价值低于后者,政府的财政资金或风险补偿基金由政府设立的基金资助;电流高于后者。它由政府或政府设立的风险补偿基金享有。在这种制度安排下,政府承担着房产价值波动的风险,这无疑是确保未来对保险机构房地产理论的期望等同于房地产理论实际实现的前提。实现价值。 “看得见的手”的定位实际上起着再保险的作用。

需要指出的是,总体而言,当未来房价趋势稳定可预测时,房地产的实际可实现价值与房地产理论可实现价值之间的差异应逐渐收敛在一定范围内。换句话说,政府的金融支付压力非常有限,金融支付风险完全可控。

“保险+政府”带来三大利好


在实践中,“保险+政府”双主体风险分摊机制有望在破解“挨家挨户养老”困境中产生以下预期效果:一是回归保险标准。在“保险+政府”双主体风险分担机制下,保险机构只承担“可计量”的年金支付风险,“不可计量”的财产价值波动风险由政府承担。因此,“房地产理论的现实价值”已经变得可以预测,风险溢价的基础已经不复存在。保险机构没有动力和热情在财产估价和年金确定上“大惊小怪”,并且纠正了扭曲的行为,使保险真正回归保险标准。

第二是准确确定年金率。保险定价基于大数定律,即风险单位数越多,实际损失的结果越接近无限单位数的预期损失。据此,只有当“家庭养老金”市场足够大时,保险机构才能更准确地确定相应的年金率。

第三是消除“信息不对称”的风险。保单持有人和保险机构根据“自愿”原则建立了“挨家挨户”计划。根据阿克洛夫的“反向选择”理论,由于信息不对称的存在,保单持有人有自己的身体状况和期望。关于长寿的私人信息必然会为积极参与期望长寿的人提供激励,而对于预期寿命较短的人则相反。因此,只有当“家庭养老”市场足够大时,保险机构才会自我演化出“信息不对称”的风险对抗机制。

联系国康养老

国康居家养老服务网

地址: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区深圳软件园二期14栋2楼

邮编:518000

电话:400-6788-511

手机:400-6788-511

传真:400-6788-511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