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家庭养老百科 > 养老保险的缴费能低一点吗?看看清华教授白重恩怎么说!

养老保险的缴费能低一点吗?看看清华教授白重恩怎么说!

养老保险

  著名经济学家、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弗里曼讲席教授、院长、博士生导师白重恩在人文清华讲坛发表了名为《中国经济何处破局》的主题演讲,谈到“养老保险”时,他表示,“养老保险降费”是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需要!原因有以下几点:
  
       1.社保缴费中养老保险最高
  在社保缴费中,职工养老保险缴费其实最高。其中企业缴费率占了20%,个人缴费率占了8%。但是很多人却更关心个人所得税,每年开人大的时候,很多人大代表也都只是提议降低个人所得税。但是只要我们比较一下就会发现,其实职工养老保险的缴费更高,例如2017年,全国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的缴费是个人所得税的2.8倍!
  2.养老保险缴费高有一个历史遗留问题
  以前计划经济阶段,没有社会养老保险这一说,企业负担所有的东西。后来开始改革国企的时候,发现让企业承担养老对企业的负担太重了,对国企改革形成巨大阻力。为了推动国企改革设立了社会养老保险机制,把企业的负担挪到社会。把其他正在工作的人缴纳的养老保险费放在保险基金里面,用这些钱来支付已经退休,但过去没有缴费的人的养老待遇。为了让国企改革更加顺利,是应该这样做。可这样的历史负担却是造成我们现在缴费率比较高的一个原因。因为同样的原因,观察养老保险缴费率比较高的经济体时,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事,养老保险缴费率比较高的经济体大部分是以前的计划经济国家。
   3.养老保险的历史遗留问题国有资产其实能解决
  养老保险是需要改革了。中国经济一个很重要的特色就是我们有大量国有资产。当初改革,为了解决国有企业负担,把它们的退休职工挪出来放在养老保险的池子里,这给企业的发展带来非常好的机会,因为轻装上阵,就可以不断有积累。有一些企业发展很好,积累了很多资产,就可以拿这些资产的一部分来解决历史欠账的问题。其实国有资产不仅仅是国有企业拥有的那些,还有各种各样其他的资产,这些资产应该好好使用,不让它们浪费、流失。它们很重要的一个作用是可用来解决历史欠账的问题。如果用国有资产来解决历史欠账问题,卸下包袱以后再来设计一个养老保险制度,将会是一个负担比较轻的养老保险制度,也是一个财务可长期持续的养老保险制度。
  4.养老保险的个人帐户可与政府补贴相结合
我们职工养老保险中有两部分,一部分是统筹账户,一部分是个人账户。有人很反对扩大个人账户,有一定道理,因为个人账户的再分配功能比较弱。所谓的个人账户就是我缴费之后这些钱记在我的账上,到退休的时候看一看账上有多少钱,多就多拿钱,少就少拿钱。统筹账户是大家把钱缴到一起,退休之后从这个池子里拿,拿多少和缴费多少有一定关联,但是关联不是很密切,再分配功能比较强。但是,个人账户也有其优势,它给人们带来的感觉是我缴进去的钱未来还是我的,所以缴费的积极性会比较强一点。
那么怎么把个人账户对于缴费积极性有利,和统筹账户再分配的功能有效结合起来,使得人们既有激励去缴费,还能实现一定的再分配,使得低收入的人老了以后能得到一个有尊严的生活?其实这也是有办法的。在个人账户中,政府可以对低收入参保者的缴费进行补充。如果收入比较低,个人缴多少钱,政府进行相应的补充,增加低收入者个人养老账户的积累,这样在缴费的时候就已经实现了再分配,用财政的能力,用国有资产来对这些低收入的人群进行补助,最后可以实现一个功能:既有个人账户,它能够让人们有比较高的缴费积极性;同时又能对低收入者的缴费进行补充,来保障再分配。这样可以建立一个精算平衡的养老保险体系,每一个人缴的费加上政府补贴,和退休以后拿出来的待遇,精算上是平衡的,每一个人都是平衡的时候,整个系统也是平衡的,养老保险的长期可持续性也就得到了保障。
 
  5.给职工选择退休年龄的空间
  从2010年起,我们的人口红利就开始消退了,15岁到64岁之间的适龄劳动人口占劳动人口的比重不断下降,甚至绝对数也在下降。15岁到64岁之间的人每年以几百万的速度在减少。未来,我们的劳动力供给会面临短缺。这就要考虑,未来要如何才能使得我们的劳动力能得到更加高效的使用?
  以前设计养老保险的时候,预期寿命是六十几岁,现在预期寿命是77岁左右,过去的制度不再可持续,需要考虑延迟退休年龄。当然人们希望有更大的灵活性,如果到了60岁就打定主意想退休了,怎么办?我们可以在制度上留下更大的选择空间。比如说选择60岁退休,待遇是什么样的,选择65岁退休,待遇是更高的水平。如果设计的这些待遇跟退休年龄之间的关系比较合理,晚一点退休,退休以后会有更好的待遇,那可能人们就会倾向于自愿选择晚一点退休。制度设计的时候留有更大的余地,让人们有更大的选择空间,这个对于解决延迟退休年龄所遇到的各种阻力是有帮助的。
 
  6.鼓励养老保险第二、第三支柱的发展
  养老保险缴费率下降以后,企业就有更强的能力来促进生产。居民、职工缴费少了以后,可以有更大的能力来做投资。如果我们让企业和职工自己在基本职工养老保险之外,再设立自己的养老计划,对这些养老计划给予一定的税收鼓励,就建立了第二支柱和第三支柱的养老保险。第二支柱的养老保险是企业在基本养老保险之外为职工提供的额外养老保险。第三支柱是个人在企业之外自己设置的额外养老保险。如果降低了基本养老保险的负担,就有更大的空间来发展第二支柱和第三支柱的养老保险。
  第二支柱和第三支柱的养老保险,如果给它一定的税收鼓励,让它能长期投到资本市场中,形成资本市场中长期的投资基金,对资本市场的发展也非常有利。全世界比较稳定的资本市场,往往投资者都是比较长期的,而来自养老保险基金的投资者是这些长期投资者中最主要的。所以养老保险改革也可以为改善资本市场打下一个好基础。
总之,改革养老保险,一招走对满盘皆活!
对于企业而言,改革养老保险,企业负担减轻了以后,就可以有更强的能力去扩大生产,做更多的高效投资,生产效率就会改善;
对于居民而言,养老保险少缴费以后,可以增加可支配收入,可以有更多的余钱来消费,而促进消费对于改善发展质量也很重要;
对历史遗留问题,养老保险设计比较合理,大家参与的积极性比较强,缴费的积极性也比较强,历史遗留的问题也通过其他的方法解决了,那么养老保险的财务可持续性就会得到保障,人们对养老保险就会有更强的信心;
对退休年龄和养老待遇挂钩的问题,如果能鼓励人们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晚一点退休,那么劳动力的供给就不会那么短缺,会在一定程度上缓解劳动力负增长带来的压力,合理对冲人口红利的消失;
对资本市场发展的发展问题,金融监管加强造成的一个问题是民营企业获得资金比较困难。现在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是,企业获得资金过度依赖于间接投资,过度依赖于金融机构。来自企业外部的投资资金中,90%以上来自于金融机构而不是资本市场。如果养老保险改革能促进资本市场的发展,也可以使得我们的投资渠道更加畅通。最后是如果把一些国有资产划拨为社保基金,让社保基金参与企业治理,那么国企的治理也可以得到改善。
  综上所述,如果有效地改革养老保险制度,可以同时实现多个目标。
       养老保险会是老人最后的尊严:养老得靠自己! 
   龙应台曾说过:“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而他用背影告诉你,不必追。”
  香港电台知名主持人梁继璋曾对儿子说:我不会要求你供养我下半辈子,同样的我也不会供养你的下半辈子。当你长大到可以独立的时候,我的责任已经完结。今后无论你坐巴士还是奔驰,吃鱼翅还是粉丝,都要自己负责。
  可是,在如今的中国,又有几个孩子不啃老,几多父母不拖累?毕业了工作了,拿出养老钱给孩子买房买车;结婚了生子了,正好退休带孙子,外加洗衣做饭当保姆,每个月的退休金也全拿出来家用了。
  他做巴士你坐奔驰试试?他吃鱼翅你有粉丝吃就不错了。
赵朴初说过:父母的家永远是孩子的家;子女的家从来不是父母的家。生孩子是任务,养孩子是义务,靠孩子是错误。

联系国康养老

国康居家养老服务网

地址: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区深圳软件园二期14栋2楼

邮编:518000

电话:400-6788-511

手机:400-6788-511

传真:400-6788-511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